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艺术大师沈良琴(邢台南和县人)

2014-8-2 10:39| 发布者: 自言自语| 查看: 2581| 评论: 0

摘要:   沈良琴(1934---2004),男,汉族,河北省邢台南和县贾宋镇大会塔人。生前曾任南和县书画协会副主席、南和县戏曲协会主席、南和县老年教育中心辅导教师、南和县文化馆副馆长、河北省邢台地区戏剧曲艺工作者协会会 ...

  沈良琴(1934---2004),男,汉族,河北省邢台南和县贾宋镇大会塔人。生前曾任南和县书画协会副主席、南和县戏曲协会主席、南和县老年教育中心辅导教师、南和县文化馆副馆长、河北省邢台地区戏剧曲艺工作者协会会员、河北省邢台地区群众文化学会会员、河北省邢台地区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邢台地区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群众文化学会河北分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河北分会会员。

  1958年,沈良琴先生调入南和县文化馆,从艺40多年,吹拉弹唱、书法绘画无一不精,编导演练、生旦净墨无一不晓,沈良琴先生一生淡薄名利、追求卓越、崇尚德艺、自得其乐。他对工作认真负责,对艺术精益求精,喜欢用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表演形式服务于人民,曾多次受到上级奖励。

  现择沈良琴撰写的乡土村名趣联,以感其文风趣闻:

  1、张村韩村高村左村村村吊角守边界;

  南关北关东关西关关关相对围县城。

  张、韩、高、左分别是南和县的四个村,而县域范围东南角、西北角、东北角、西南角,四角都是南和县与邻县的边界村。南、北、东、西一城四关更是古城池的四个关隘。用对联的形式表现出来,不但对仗工整,而且还朗朗上口,易记易背。

  2、尼姑到红庙烧香迈步走向善友桥;

  和尚去寺上拜佛抬头望见大会塔。

  红届、善友桥,寺上、大会塔。分别是南和县的四个村,但通过用尼姑庙中烧香行善,和尚去寺上拜佛望塔,这样的表现形式,可谓淋漓尽致、入木三分,即形象又生动。

  再如:

  3、寺上白佛圪瘩头。

  4、东三官西三官官官相会。

  5、前小林后小林四根立木分前后;

  东三召西三召六处刀口布东西。

  寺上、白佛、圪瘩头,本来是南和县的三个村,可沈良琴先生却让三个村名合成了一个佛祖。因为无论是寺中还是庵中供奉的佛像都是满头圪瘩式的云菇头,一般人想也想不到,他却能运用自如,不用专心记忆也就记下来了。像“官官相会”的“会”字,谐音表示“官官相贿”。前后小林的“林”四个木字。东西三召的“三召”就有六口刀,并把两个村东西布局表现了出来。沈良琴先生编这样的对联无数,全县有二分之一的村庄,他都撰写到了对联中,只要人们一听就能感知他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善于总结思考的敬业精神。

  1966年,最让南和人民感到自豪,沈良琴先生为中央美术学院创作的“拉洋片图”,编撰了拉洋片唱词六段,在人民日报发表,当年被中国美术馆和中央美术学院邀请到北京举行了为期15天的拉洋片说唱。当年,沈良琴先生与马树申两人带着自己创作的唱词,并且还亲手绘制人物图片,制作影视箱,将一个个人物惟妙惟肖地刻画,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串连,然后用脚蹬、手敲、口唱相互配合的艺术表演形式,连续在北京表演15天,倾倒了中央美院的学者、教授,开南和艺术进京表演之先河。

  那时,电影艺术还处于起步阶段,把人物串连起来形成一个个动作,并且像活动的人物一样进行说唱,使观众在看“拉洋片”的过程中去感知、认同、学习、借鉴,为电影的普及和发展奠定了基础。人们于是就学着沈良琴先生编了一段顺口溜:

  沈良琴,拉洋片,一拉拉进国务院,管喝酒,管吃饭,回来抱一大镜匾,又奖书,又赠画,书画价值赛金砖。

  当时,还没有什么奖励,回来时发了一块匾,并且还奖励了中央美院馆藏书画50幅。时至今日,奖励的书画不知所终,按现在的说法,这些奖励品全都成了无价之宝。

  1985年为河北省电视台撰写了“抬花杠”解说词,在河北电视台播出。

  沈良琴先生创作的舞蹈、戏曲作品多次获编导优秀奖。他的书画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省、市、县举办的书画大赛,多数书法作品被党政机关、学校、社会团体收藏,影响深远。

  他同其他同志一道导演了豫剧《三皇姑》、舞蹈《拉洋片》、舞蹈《三皇姑》、舞蹈《锯大缸》、《曲线姻缘》等剧目,都在省市获奖。

  创作导演的小戏《一家人》获河北省二等奖。

  沈良琴先生不但曲艺方面成就巨大,而且其书法艺术也是大家学习的楷模,作品多次参加省、地展出并获奖。

  1981年,在冀、鲁、豫三省联合举办“庆祝建党60周年书画大赛”上获银奖。

  1985年在河北省、邢台地区举办的纪念建国35周年和“颂长城”书法展中,获一等奖。

  1987年在河北省书画大赛中获书法二等奖。

  1989年参加“祖国颂”书画大赛,在河北省博物馆展出,并获一等奖。

  从60年代开始,他曾三次获国家级文化艺术系统嘉奖,五次获

  省级文化系统奖励,多次受到市县级奖励。

  沈良琴先生思想豁达,幽默风趣,看过南和产业谣的人,许多都能背诵如流,且不知出自谁人之手,他的作者便是沈良琴先生。

  大会塔,编荆耙, 一溜营,安菜瓜;

  邵里屯,合丝线, 前后寺上解箩圈;

  丰化庄,熬小盐, 白佛就把油担儿担;

  范家庄,纸坊多, 冀屯会扣织布梭;

  北葭旋盆最拿手, 郑庄都会编席篓儿;

  南韩韭菜连成片, 郭平打瓜滚成蛋儿;

  任城铁匠东林的锉, 岗上盖房的把式多;

  程徐梁庄粉条细, 南高粉皮旋得薄;

  北高锯盆又锯碗, 果寨户户糖稀锅;

  张相人人编拍子, 左村迓祜编簸箩。

  南和城里活计全, 门面一个挨一个。

  读沈良琴先生的作品,就像听儿歌一样熟悉,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拗口的语句,更没有拐弯抹角的说辞,读起来像喝白开水,喝下去却荡气回肠、爽心清肺、回味无穷,给人的感觉总是欲罢不能,读了这遍还想再读一遍。

  就是在沈良琴先生生命的最后阶段,他还是那么的幽默风趣。在邢台市医院,他做了气管切除手术,出气都不匀,总是上气不接下气,躺在病床上还和来人说着笑话。其中一名护士看他幽默风趣,就问了一句:老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拐了个弯,说:“吹拉弹唱、画画照像、舞台设计、布置会场、官职不大、文化馆长。”护士小姐笑得把眼泪都流出来了。

  沈良琴先生淡泊名志、不为名利、不爱声张、平易近人。一生写了几十年会标,写过无数的匾牌,为普通老百姓写字、绘画,为机关、学校等基层单位服务,其书画作品价值很高。同时也创作了许多艺术作品,编导戏曲、小品、曲艺200余首,为南和群众文化事业所做出较大贡献,他的谢世是南和文化事业的一大损失,也是南和人民的一大损失。

编辑: 兰剑辉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