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程婴后裔居内丘

2015-4-9 21:41| 发布者: 自言自语| 查看: 2339| 评论: 0

摘要:   赵氏孤儿故事的主角叫程婴,被誉为忠义之典范,《史记·赵世家》中有精彩的记述。说“程婴忍辱负重,甘受骂名,然赵氏真孤乃反在,程婴卒与俱匿山中。”   其实,司马迁在记述程婴这个人物时,是倾注以感情的 ...

  赵氏孤儿故事的主角叫程婴,被誉为忠义之典范,《史记·赵世家》中有精彩的记述。说“程婴忍辱负重,甘受骂名,然赵氏真孤乃反在,程婴卒与俱匿山中。”

  其实,司马迁在记述程婴这个人物时,是倾注以感情的。这是因为,司马氏和程氏原本同宗同族。据《史记·太史公自序》载:“昔在颛顼,明南正重以司天,北正黎以司地。唐虞之际,绍重黎之后,使复典之。至于夏商,故重黎世序天地。其在周,程伯休父其后也。”另据北宋欧阳修、宋祁等编的《新唐书》载:“程氏出自风姓。颛顼生称,称生老童,老童二子:重、黎。重为火正,司地。其后世为掌天地之官,裔孙封于程,是为程伯,洛阳有上程聚,即其地也。至周宣王时,程伯休父失其官守,以诸侯入为司马,又有司马氏。”既然司马迁和程姓同族,那么他在《史记》中对程婴的记述除了带有感情,还更应当注重考证,力求客观真实。《史记》中还记载:“程婴死,赵武为之祭邑,春秋祠之,世世勿绝”。

  程婴藏孤 留迹中丘

  再来分析一下程婴将赵氏孤儿究竟藏匿在哪些山中。司马迁没有明记,想必也不可能明记。一因时隔多年,不好甄别;二因躲躲藏藏十五年,不可能固守在一个地方。所以也就有了很多藏身之地的传说。诸如,山西盂县的藏山,定襄县的藏孤台;河北邢台的赵孤庄,井陉的赵孤园等。不管怎样,藏孤的地方离不开晋国领地太行山一带。就藏孤邢台而言,还应当包括内丘。邢台县赵孤庄,又名赵古庄,最早曾用名“单羊庄”,后来因匿藏赵氏孤儿更名赵孤庄(后来为书写方便,孤也写成“古”)。据《顺德府志》、《邢台县志》记载,该村是程婴匿藏赵氏孤儿(赵武)的地方,因此更名赵孤庄,村里原有为程婴、公孙杵臼所立的藏孤牌坊。赵孤庄地处邢台县西北部丘陵地带,距内丘很近,从“匿山中”分析,在这一带藏孤不一定固定一个地方,应藏匿在西北青山一带比较适宜。青山又名黑山,据《土地十三州志》记载:“黑山之险,为逋逃之薮”。“逋逃之薮”出自《尚书·武成》:“为天下逋逃主,萃渊薮。”逋逃:逃亡者;薮:人或物集中的地方。意思是指某处成为逃亡者的藏身之所。

  由此可见,赵孤庄西北不远就是青山,青山藏孤可以说是不二之选。青山在内丘西南,邢台西北,有东青山、西青山、南青山等,隋唐时期曾设过青山县。据唐代地理总志《元和郡县图志》内丘县词条记载:“青山县,东南至州(邢州)五十里,本汉中丘(内丘)县地,隋开皇十六年于此置青山县,属邢州,县界有青山,因名。大业二年,属龙腾府。武德元年,析龙冈、内丘两县重置,属邢州。黑山,一名青山,在县(内丘县城)西(应为西南)二十里,幽深险绝,为逋逃之薮。以周太祖讳黑(北朝北周宇文觉父宇文秦名黑獭),因改黑山为青山,且取名焉。雷公山,在县西南八里,汉末黑山群盗张飞燕等不立君长,直以名号为称,多髯者谓之羝公,大声者谓之雷公,时有雷公贼保此山。因以为名。”

  程婴藏孤青山还有佐证。那就是青山东边不远处有一个吴村,是个古老的村庄,其“吴”音是否“武”音混淆,非常值得考证。就在吴村,至今还有程姓族人,而且有一座古墓,一直被传说是韩厥墓,这是非常值得推敲的历史信息。这座大墓,属于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说是韩厥墓,有说是飞燕墓,老百姓一直传说是“王母娘娘擀面台”。在墓北偏西约100米的地方,有一直径1米多粗的大石柱斜插在地上,人称“擀面杖”。说是“擀面台”和“擀面杖”,非常形象。说“擀面台”是韩厥墓确实传说很久了,清光绪三十二年《内丘乡土志》记载说,相传为晋韩厥墓。而明崇祯十五年《内丘县志》却是这样记载:“飞燕墓,在吴村西,俗称擀面台。”也有当地人说“飞燕将军韩厥”,尽管传说不太靠谱,单凭传说有韩厥墓,难免联想到与程婴藏孤有点瓜葛。

  程氏迁邢 世居中丘

  由于程婴在邢台、内丘一带藏匿赵氏孤儿,后来他的孙子程本又来到中丘(内丘原来叫中丘,后来又叫内丘、内邱)隐居在苓(岭)塞。

  历史总是有很多机缘巧合。程婴忍辱负重完成藏孤义举之后,不为富贵,却要“下报赵宣孟与公孙杵臼”而自杀。其壮举自然会影响后代,程婴之孙程本(一说程叔本),字子华,并不为祖上功高自居,早年隐居中丘(内丘)岭塞做起学问来。巧的是赵武之孙赵鞅,即赵简子(前518—前458年)巩固了赵氏的权力,想到了恩人之后程本,欲以任用。可程本遗传祖上秉性,不屑权贵,不愿就仕。这在《子华子》一书中有记述。而且有“子华子居于苓塞”这一历史信息。《子华子》是被称之为诸子百家的程本的论著。最初,其弟子将他平时的议论问答加以整理而辑成一书,共计二十四篇。后来秦始皇焚书坑儒时,程氏后裔将书籍藏于石匣中,才幸免于难。到了汉代,刘向典校经籍时,将《子华子》修订成十篇而传世。

  “子华子居于苓塞”,即内丘县岭底赛村一带,这在光绪二十二年《内丘乡土志》上有记载:“程子华隐居处在岭底赛。”岭底赛原来叫岭底塞、苓塞、龙驹塞、西塞等,因为地处龙驹岭下,为扼守进入太行山的交通要塞之地。历史上这里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据《内丘县志》记载:“鹊之北为龙驹岭,县西北五十里,昔有龙驹出山窟故名。”“龙驹出”有可能就是所谓的出过“天下贤士”程本而源起。据县志、府志所载《程本传》可知,程本“博学,通坟典诸书,有卓异之行”。可以看出,程本非常通晓堪舆之术,也就是熟谙看风水。他何以要选择内丘岭底塞而居,一定有着诸多的因素,但最主要的不外乎两个非常主要的因素:一是对祖父程婴藏孤之地的感情用事;二是必定要选择一块风水宝地来居住。首先说他的“感情用事”。据《子华子》一书分析,程婴不但秉承了祖辈风范,忠义肝胆,而且对赵氏感情有加。他自齐国而归,召来儿子程会(字子元)训导说:“先大夫宣王之弃世也,背违其群,而吾之宗君厥有大造于赵,宗如瓜苗之有衍,我是以庇其荣而食其实。及吾之身,虽不释于简主,而赵则直吾姓之所宗氏也。今主君之为人,强毅而法,能忍诟而无慝,挺挺而不回,且受人之规言,其将光启于赵氏之业,而大其前人。吾且老矣,而不得以相其成。来尔会,而小人其谨志之,其勿有二心,以事主君。”明代吏部考功司乔若雯(临城人)在撰写《创建子华子庙记》中也有评论:“云记称子华子春秋人,周司马之后,而程婴之孙也,名本,字子华,即不必详其家世……予族半在中丘,即子华子之乡人也……则尤在其出处之大节,子华子非隐君子流也,其惓惓于宗国,盖有志于用世者,乃程氏之先能为赵氏存几绝之宗祀,而简子且不能念其先以容一苓塞之老。”这虽说的是程氏和赵氏的感情纠葛,却反衬出程本的开阔胸襟。岭底塞距程婴藏孤之地赵孤庄和青山很近,程本对祖辈躲藏过的地方,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既然程本不愿入仕,岭底塞可谓首选的隐居之地。再就是,岭底塞地处群山之中,西为龙驹岭,为出入太行的要塞关口,更是居住的好地方。明代内丘人崔数仞撰《子华子传》,其中有“子华子姓程氏,名本,字子华,晋大夫赵氏家臣程婴之孙也,婴、本程伯休父之后……及智氏之难,襄乃失国,乃东迁於邢,程氏盖尽室以从之也,故子华子卒葬於吾邑之西鄙,而今有墓存焉,其后世裔孙祀之,历世不绝。”后来程氏盖尽室而迁来,更可说明居岭底塞之确凿。

  庙祠塚莹 千古流芳

  程本早年隐居岭底塞,晚年又归老中丘(内丘)程子岗,留下了大量的遗迹。

  据现存最早的地方史料明崇祯十五年《内丘县志》所录,关于程本的内容有:一、“社学一区,在西城墙下,郝学诗(万历间任内丘知县)建,崇祯十三年改为程子华庙”;二、“程子华庙,在西门外,崇祯庚午知县雷鸣时建,有临城考功郎乔若雯记,戊寅虏变毁,高翔汉改建于文庙西社学”;三、“程子岗,县西南三十里许,子华子家于此,后因以为名”;四、“程子华墓,在程子岗,春秋程本,字子华,万历间,知县李楩立石”;五、“崔万仞(明万历间曾修《内丘县志》,内丘县礼义村人)曰:‘春秋以往,远不可稽,今自子华而下,仅仅数人,以世代相次略著行谊,或以德行文学,或以忠孝节义,或以政事隐逸,总之钟灵孕秀,宇宙为昭者也,无事於标其类矣’”;六、“周程本,字子华,博学,通坟典诸书,有卓异之行。性开爽,善持论,不肯苟容于诸侯。聚徒讲学,赵简子欲仕诸朝,而不能致,去之齐,遇孔子于郯,倾盖而语终日,甚悦,顾子路取束帛赠之,曰天下贤士,士所有著《子华子》书,今祀乡贤”;七、“乡贤:程本、冯唐、刘德渊、林起宗”;八、“祭期:程子庙春秋二仲亚丁日(农历二月十四和八月十四)”;九、“书籍:《子华子书》程本著”;十、崔数仞撰《子华子传》;十一、临城乔若雯撰写《创建子华子庙记》。一本县志倾以如此浓墨,足见历史上程本在内丘的影响之广之大。

  尤其明代,内丘尊崇程本之风盛行。万历年间,知县李梗曾为程本墓立碑。李梗慈仁温厚,号称李佛。到了崇祯年间,知县雷鸣时在西关外修建了程子华庙,顺德知府金之俊前来祝贺,并题写匾额“天下贤士”,还请来吏部考公司乔若雯(临城人)作《创建子华子庙记》。

编辑: 李恒坤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