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历史上的隆尧人——赵国名将李牧

2015-4-30 21:41| 发布者: 自言自语| 查看: 2049| 评论: 0

摘要:   战国时期的赵国,经过赵武灵王推行改革,“胡服骑射”以后,国势强盛,成为横跨太行山、唯一能与秦国抗衡的国家。其间涌现出廉颇、赵奢、李牧等名将,而李牧则因多次重创敌军,从未打过败仗,被人们千古传颂。 ...

  战国时期的赵国,经过赵武灵王推行改革,“胡服骑射”以后,国势强盛,成为横跨太行山、唯一能与秦国抗衡的国家。其间涌现出廉颇、赵奢、李牧等名将,而李牧则因多次重创敌军,从未打过败仗,被人们千古传颂。

  李牧(?—前229),约生于赵武灵王末年或赵惠文王前期。祖父李昙,曾被赵王封为柏人侯,食邑所在,便把家安在柏人。李牧之父李玑,是赵郡李氏之祖。李牧作为一名军事家,他前期驻守北疆,抵御匈奴等游牧部族的侵扰;后期则是参与朝政,抗击秦国东进兼并。

  一

  战国中期,匈奴崛起于我国北方,主要活动在今天的内蒙古河套地区和阴山一带,与赵、燕相邻。他们以游牧为主,农产品主要依靠与赵、燕交易和掠夺所得。战国后期,匈奴乘赵、秦、燕诸国忙于兼并战争,不断南下掠夺。毗邻匈奴东边的东胡,主要活动于今天河北承德、内蒙古赤峰一带,同样过着游牧生活,也对赵、燕等国进行掠夺。在匈奴西边,生活在今天内蒙古东胜市和陕西榆林地区的林胡,战国后期受控于匈奴,也经常追随匈奴南下掠夺。这些,对赵国造成极大的边患。

  为抵御匈奴等游牧部族的侵掠,赵惠文王时,在北方设立了代(今河北蔚县)、雁门(今山西宁武北)、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东北)三郡。

  李牧初任北边守将,颇得赵王信任,有权独自任命干部,设置僚属。为了解决装备和士卒费用,他把当地的田赋税收、关卡所得全部输入幕府。他厚待士卒,每天宰杀几头牛给大家吃肉,保障战士体魄健壮。为了提高部队战斗力,每天教大家练习骑马和射箭。在防守措施方面,主要抓了两点:一是“谨烽火,多间谍” (《史记》卷81《廉颇蔺相如列传》附《李牧传》),就是设立烽火台,在敌人来袭时,立即发出预警信号,使战斗有淮备;多派间牒侦探人员,随时了解敌方动态,做到知己知彼。二是与军民约定:一旦匈奴等游牧部族侵掠,立即进入壁垒固守,谁如敢于接战、抓捕俘虏,则格杀勿论。

  按照李牧的要求,每当匈奴等部族来侵,赵军一路点燃烽火,军民随即退回堡壁,不与接战。这样过了几年,赵地军民并无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然而,这种做法造成一种假象,匈奴以为李牧胆小怯战。就连赵国的士卒,也以为自己的统帅怯懦,议论纷纷。

  这种情况传到朝廷,赵王很不满意。他派使者责备李牧,要求李牧立即主动出击。李牧依然故我,不为所动。匈奴等部族来袭,照常坚守不出。赵王大怒,便撤消李牧边将的职务,另派将军戍守。

  新任守将到任一年多,废弃李牧的备边措施,每当匈奴前来劫掠,就派兵迎战。然而每次作战,都占不到便宜,战士伤亡,财产被抢。结果是“边不得田畜”,边境扰攘,农夫不能正常耕种,牧民不能平安放牧。

  赵王感到形势不妙,不得不再请李牧出山。李牧杜门不出,自称有病,拒绝接受命令。赵王拿出国君的权威,严令李牧上任领兵。李牧说:“国君您如果一定要臣下戍边,那么臣下只能像以前那样坚守不战,才敢接受命令。”

  赵王答应了李牧的请求。他到任以后,下令恢复以前的方略。数年之间,匈奴多次来袭,都没有掳掠到什么。他们的印象是,李牧果真是作战的懦夫。

  在李牧的主持下,边疆将士每天得到赏赐,却不让打仗,他们都憋了一股劲儿,都想奋勇杀敌,为国效力。

  李牧看到将士可用,战机成熟,便积极准备出击匈奴。他首先挑选备边精兵,共得兵车1300辆,骑兵13000人,曾经立功受过百金奖赏的步兵50000人,弓弩手100000人,组成一支多兵种的联合部队。然后,他把各兵种拉到野外,进行实战配合演练。

  训练演习完成以后,李牧采取诱敌深入策略,“大兴畜牧,人民满野”。匈奴派出小股部队袭扰,李牧命令战士假装失败,丢弃数千人,恣其杀掠。

  此次小胜,使匈奴单于头脑发热,以为侵掠良机已经降临,于是率领匈奴大众和其他草原部族,浩浩荡荡向雁们、代郡杀来。此时,李牧设下非同一般的阵仗,等匈奴进入包围圈,便命令左右两翼部队冲击敌人中军,把敌人分割数处。然后车兵、骑兵、步兵、弓弩手协同作战,各自发挥特长,奋勇杀敌。这一仗,大破匈奴等部族,斩获十多万。单于带着残余部队狼狈逃走,十多年不敢靠近赵国边城。这一仗,同时消灭了入侵的林胡,林胡自此从历史上消失。这一仗,东胡被击溃,以后逐渐东迁至西辽河上游地区。

  李牧先是示敌以弱,竭力麻痹敌人,而后以极小代价,换得全局胜利,保障了赵国北部边境的安全。综观两千多年的中国历史,汉初匈奴之患,唐代突厥之患,直到五代和宋代的契丹之患,一直延续着北方游牧部族的袭扰。各朝各代形势不同,名将辈出。而李牧未雨绸缪、抵御有方、大获全胜,实在不可多得。

  正是由于李牧保证了北部边境的安全,解除了赵国北顾之忧,才使赵国朝廷行有余力,应接秦国的兼并战争。

  二

  大约在公元前246 年,李牧调回朝廷,他以相国身份出使秦国,与其定下盟约,使秦国归还了赵国的质子。

  公元前245 年,赵国老将廉颇带兵攻魏,占领繁阳(今河南内黄西北)。这一年,赵孝成王去世,其子偃继位,就是悼襄王。他对廉颇怀有戒心,派乐乘替代廉颇带兵。廉颇拒绝代替,攻击乐乘,乐乘逃走,廉颇也逃亡魏国。此前,赵国重臣赵奢、蔺相如已经去世,廉颇出亡,使赵国失去一位栋梁之材。此后,李牧便担负起支撑赵国半壁江山的重任。

  悼襄王二年(前243),赵王命李牧进攻燕国。李牧出马,拿下燕国的武遂(今河北徐水北)、方城(今河北固安西南)。廉颇走后,赵以庞煖为将,代替廉颇。悼襄王三年(前242),燕国攻赵,庞煖迎击,大败燕军。与此同时,秦国迅速兼并了魏国的大片土地,迫使魏国臣服,而后集中力量攻击赵国。

  赵悼襄王八年(前236),秦将王剪、桓齮攻取赵国阏与(今山西和顺)、邺(今河北临漳西)等9个城邑。公元前235年,悼襄王去世,其子赵迁继位,就是幽缪王。在此以前,悼襄王曾立嫡子赵嘉为太子。后来悼襄王废去赵后,娶邯郸倡,立为皇后;废去太子赵嘉,立倡后所生赵迁为太子。赵王迁素无品行,赵国国事日非,国运危殆。

  这一年,赵国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急急忙忙构筑柏人城。第二年(前234),秦国在攻占的赵国北方土地上设置雁门、云中两郡。与此同时,秦将桓齮进攻赵国西南部的平阳(今河北磁县东南)、武城(今磁县西南)。赵将扈辄在平阳迎战,结果大败,损失十万之众,扈辄被杀。从此,赵国的南方大门向秦国洞开。这是长平之战后的又一次大败,使赵国元气大伤。

  幽缪王三年(前233),桓齮又从上党率军穿越太行山,攻占赵国的赤丽(今河北藁城丽阳村)、宜安(今河北藁城西南宜阳村),隔断北部代郡与邯郸的联系。同时,对赵国首都邯郸形成钳制夹击之势。

  在此危机关头,赵国任命李牧为大将军,领兵反击。李牧率师南下,在宜安和肥(今河北藁城西南城子村),大破秦军。秦军全部被歼,桓齮败走,不敢返回秦国,而投奔燕国。秦王闻之,十分恼怒,以金千斤和邑万家购求桓齮之头。因为立了大功,李牧被封为武安君。

  幽缪王四年(前232),秦军再次分两路夹击赵国,一路从南面攻到邺城,一路由北面攻占狼孟(今山西阳曲)和番吾(今河北灵寿西南)。李牧出兵迎战,再次重创秦军,秦军撤回井陉以西。

  幽缪王五年(前231),赵国代地发生地震,自今天的保定到张家口,房屋大半倒塌。次年,赵国又发生严重旱灾,老百姓困苦难言。秦国以为灭赵时机已经成熟,便加大攻赵的力度。

  公元前230年,秦国先举兵灭掉韩国,而后组织魏、韩兵力从南面进攻赵国。李牧立即挥师南下,迎击秦和韩、魏大军。虽然李牧一再击败秦军和韩、魏军,但赵国损失也很大,只剩首都邯郸及以北地区苟延残喘。

  幽缪王七年(前229),秦军兵分三路,大举进攻赵国。北路由李信领兵,从太原、云中出发东进;中路由王剪领兵,道经井陉,进攻赵国中部;南路由杨端和领兵,北向进攻邯郸。此时,赵国只有大将军李牧和将军司马尚可以御敌。他们率军北进,到井陉堵截王翦部队。李牧和司马尚浴血奋战,王剪部众无法东进。

  秦军前进受阻,便想出反间之计,离间赵王迁和李牧。当时赵王迁有个宠臣,名叫郭开,秦人派顿弱用大量金钱向他行贿,要他诽谤李牧和司马尚,说他们准备谋反,投降秦国。赵王听信谗言,派赵葱和齐国将军颜聚代替李牧领兵。李牧为国家安全考虑,不肯交出兵权。赵王就派人暗中逮捕李牧,将他杀害〔1〕。与此同时,司马尚也被免职。在国家危机存亡之际,赵王迁杀害大将李牧,加速了自我毁灭。

  幽缪王八年(前228),王翦急攻赵军,杀死赵葱,俘虏赵王迁和颜聚。赵国原太子嘉逃到代地,自称为代王。公元前222年,秦军攻代,俘虏代王嘉,赵国灭亡。秦国把中原地区的赵地设为邯郸、钜鹿、常山三郡。

  胡三省看到了李牧之死与赵国灭亡的内在联系,在注释《资治通鉴》时写道:“赵之所侍者李牧,而卒杀之,以速其亡。”

  司马迁则不无感慨地说:“赵王迁,其母倡也,嬖于悼襄王。悼襄王废适子嘉而立迁。迁素无行,信谗,故诛其良将李牧,用郭开,岂不谬哉”(《史记》卷43《赵世家》)。

  苏洵说:“赵尝五战于秦,二败而三胜。后秦击赵者再,李牧连却之。洎李牧以谗诛,邯郸为郡,惜其用武而不终也”(《六国》)。

  司马贞《史记索引述赞》则说:“颇、牧不用,王迁囚虏。”

编辑: 隆尧县黄俊里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