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自古英雄皆寂寞,不悔生前身后名—漫谈后周世宗柴荣

2015-5-2 20:39| 发布者: 张ob| 查看: 1535| 评论: 0

摘要:   史上以“世宗”“世祖”为庙号的皇帝可谓多矣。而且其中不乏雄才大略的英主,如汉世宗(汉武帝)、汉世祖(光武帝)、金世宗、元世祖等。因为承命不迁曰世,景物四方曰世,贻庥奕叶曰世,所以“世”为一带有强烈褒义 ...

  史上以“世宗”“世祖”为庙号的皇帝可谓多矣。而且其中不乏雄才大略的英主,如汉世宗(汉武帝)、汉世祖(光武帝)、金世宗、元世祖等。因为承命不迁曰世,景物四方曰世,贻庥奕叶曰世,所以“世”为一带有强烈褒义色彩的尊号词汇。后周世宗柴荣就是一个完全当得起这一庙号的有为君王。

  “世宗”的本意是统绪自此开始,为一世之宗,含有皇族内部帝系转移之意。柴荣的帝位来自他的姑父后周太祖郭威,在这一点是完全契合这一定义的。

  当然,说的更远一点就是因为柴荣有一个素质高,眼光好的姑姑。当年他姑姑被唐明宗放出宫来,模样肯定也不错,还带着不菲的财物,居然在路上就看上了还是一穷当兵的郭威,并死心塌地的要嫁给他。想一想这都是一个怎样不平凡的女子,一是在封建伦理纲常盛行的年代,一个弱女子有那样的勇气去主动追求自己的爱情。二是在五代战乱时期,当兵可是最危险的职业,要在一大堆当兵的里面看中这么一个人眼光又岂是洞若观火能形容。个人觉得柴姑姑的表现给现在那些整天想嫁入豪门的姑娘们提供了一个思路—那就是识英雄于草创之先,一时傍不到大款,好好选支“潜力股”揣在兜里也未尝不是个好法子。这样的爱情很实在,很感人,很浪漫,建议那些拍多了情节雷同的都市情感剧的导演好好挖掘这一题材。

  郭威果然不负柴夫人的厚望,在乱世之中真的打出一片天地来。他的老板刘知远去世之后,继任的皇帝刘承祐为了抓权,做事莽撞,一口气把郭威和柴荣的家人全给杀了。没办法,一是为了保全自己,二是为了报仇,郭威起兵取代后汉,建立了大周朝(史称后周),做了天下的主人。尽管在位才三年,但这位太祖爷还是给自己的侄子留下了一份有些粗糙,但还实用的家业。虽郭威夺了刘家的江山,但小刘皇帝制造的那次灭门惨案却对郭威和柴荣影响巨大。因为郭威的儿子全部被杀,所以江山只能传给养子柴荣。而柴荣的长子、次子及三子被杀,因此导致后来去世时国无长君,使得赵匡胤兵变得以成功。这样看来,虽然后周灭了后汉,但何尝不可以看做后汉也灭了后周?两不相欠,到了下面可以和平共处了。

  郭威在位期间,对改革累朝弊政颇有成绩。他废止了后晋、后汉一些极残忍的刑法;民众与蕃人“一听私便交易”,诸州所差散从亲事官等,一齐遣散;免除后汉所设额外苛敛以及中唐以来地方官进奉的“羡余物色”;对累朝极为严酷的盐、酒、皮革的禁令稍予放宽;废除京城内无名额的僧尼寺院等。对恢复农业生产,郭威也采取了有效措施。授无主田土给数十万归中原的幽州饥民,放免其差税。以田分给现佃户充永业 ,使编户增加3万多 。无主荒地听任农民耕垦为永业,提高农民生产的积极性。在提倡节俭、严惩贪官、严禁军队扰民等方面,郭威也推行了一些有益的措施,使唐末以来极为混乱的北方社会开始走上安定的道路。其中尤其是他的节俭,给后来的柴荣和赵匡胤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这些都为柴荣以后南征北伐,改革弊政奠定了一个比较好的基础。

  唐末五代时期,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动荡最黑暗的时段。对这样一个时期,《新五代史》开篇便是“呜呼”一声,然后提纲挈领的来一句“五代之乱极矣”。中原政权五代54年中换了8姓14个皇帝,下面又是数目不在少数的各路诸侯。整个国家在那样一段岁月里几乎天天是战火纷飞,兵连祸结。在这样的政治环境里,一个帝王要有所作为,首先是他的拳头要硬,会打仗,否则你再怎会治国安民都是空话。柴荣在军事方面继承了他姑父郭威的才能,并且在战场上很好的表现了出来。

  柴荣登基不到半月,北汉的刘崇就嫌这个黄口孺子的典礼不够热闹,便亲自领军三万,和契丹叔叔派来的一万铁骑浩浩荡荡的去汴梁打秋风。

  这时在开封城里,柴荣正和众大臣为是否亲征一事炒得不可开交。大臣们的意见是皇上登基不久,未可轻动。其实言面下的意思是你还比较嫩,行军打仗不是喝酒泡妞,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汴梁城里运筹帷幄吧。可是柴荣力排众议,坚持御驾亲征,为此还和作为“六朝元老”的传奇国师冯道狠狠的争议了一番。

  最后的结果是新天子决意亲征,把冯道这个政治奇人打发去给郭威修陵墓了

  就当时的形势和环境而言,我们必须承认,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柴荣实在是一位难得的英主,主要是因为:

  首先,柴荣的偶像是唐太宗,有这样的偶像说明其志向不凡。当然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世宗皇帝对赵匡胤的影响,因为这位太祖爷的偶像也是唐太宗,由此可见唐太宗是一位怎样的人物了。我们知道,对于行军打仗,唐太宗不但深谙韬略,而且喜欢亲自冲锋陷阵。对于这一点柴荣学习得很到位,史书记载他“临矢石,冒锋刃,必以身先,与士伍分甘共苦”。事实上也确实是他的这一份霸气和勇气在随后的高平之战中挽救了他的军队,也挽救了他的大周朝;

  其次,在乱世,政权是不是能够稳定稳固,关键在于君王是否能够赢得军心,抓牢军权。而在这样的历史时期一个君主要想在军队中树立威望,靠老爸的余荫那是万万不行的。五代那会儿皇帝如走马灯一样的换,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那些小皇帝控制不了军队。而要赢得军队对你的信任和拥戴,那么你就得到铁与火的征战中去练一练。因为人脉是靠积累的,人望是靠打出来的;

  再次,皇帝亲征有利于就近控制军队。在五代时期,军队哗变,甚至倒戈相向的事情可说是很平常的了。柴荣亲征有利于对那些统军将领进行威慑和统率;

  第四,柴荣亲征,有利于提振士气,鼓舞军心。在一个战争几乎没有停歇,军队不知为何而战的年代,皇帝亲征无疑会给将士注入强烈的战争欲望。

  第五,柴荣亲征能够第一手掌握军队的情况,了解军队的动态,对改革军制,整顿军队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结果证明,柴荣很有必要亲自跑一趟。他如果没有去,同时没有在战场上生龙活虎的砍杀一番的话,估计史书上记载他的事迹时,称呼不是周世宗,而是周末帝了。

  这一战巩固了柴荣的地位,同时他吸收高平之战周军将不用命、士不能战的教训,趁胜整饬军纪。他说:“侍卫士兵,老少相半,强弱不分。”“况百户农夫,未能瞻一甲士。且兵在精不在众,宜一一点选。精锐者为上军,怯懦者任从安便,庶期不用,又不虚费。”因此柴荣命赵匡胤负责,广募天下壮士“选取优者为殿前诸班”。通过整顿,禁卫军成为一支威震邻国无比强大的军队。赵匡胤升为殿前都虞侯,张永德出任殿前都指挥使。这些措施削弱了地方藩镇的军事力量,大大提高了中央禁军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可同时也为赵匡胤掌握禁军大权,培植私人势力提供了机会。

  后来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事实上是柴荣军制改革的延续而已。

  在“王政不纲、权反在下、下凌上替、祸乱相寻”的五代,由军士鼓噪、拥主帅为帝的事情,成功的就已经有四件之多:后唐明宗李嗣源、后唐废帝李从珂、后周太祖郭威、最后一个就是宋太祖赵匡胤。至于未成功的“拥帝”事件,也有好几件。其一,石敬瑭当河东节度使时,一次出猎,军中忽然有人大叫“万岁”,把当时正“韬光养晦”的石敬瑭吓得一塌糊涂,忙下令斩杀为首的兵士三十多人;后晋大将杨光远率军至滑州,又有军士称要拥杨光远为帝,老杨还挺明白,表示:“天子岂汝等贩卖之物”,呵之而止;其三,大将符彦饶在瓦桥关守戌,有裨将带兵士欲“拥立”老符。符彦饶佯允,约定转天在府街大会将士,“遂伏甲尽杀之”――在大乱季世的五代,承袭唐朝中晚期河朔诸藩镇的跋扈之风。每有节度使死去,唐帝即派中使到军中“观察了解”军情,因军士请授与他们自己推举的人为新节度使。“至五代,其风益甚,由是军士擅废立之权,往往害一师,立一师,有同儿戏。”也是一报还一报,“藩镇既蔑视朝廷,军士亦胁制主师。”军人们之所以爱搞拥人为帝的把戏,不外乎是出于这样的事实:“将校皆得超迁,军士又得赏赐剽掠”,也算皆大欢喜了。

  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柴荣吸取前代藩镇拥兵自重,篡夺天下的教训,加强中央的军事力量,削弱藩镇的实力,使地方反叛势力逐渐式微。可惜他没想到自己虽然打击了地方势力,却在无形中又培育了另一只“老虎”—禁军势力。人算不如天算,柴荣的江山没有象唐朝以及前四朝一样因为藩镇的尾大不掉而丢失,却被禁军头子给捡走了,实在是让人感慨不已。

  对于柴荣的统一战略,很多人因为他最后一战是北伐辽朝,所以就想当然的认为是先北后南,并因此把接他班的赵匡胤贬得一文不值。其实,这实在是一个误会。因为柴荣一开始就采纳的是比部郎中王朴的“攻取之道,从易者始”的建议,制定了“先南后北”的战略。当然他并没有拘泥于这个战略,他首先于显德二年(955年)大破西川军,使秦、成、阶、凤四州相继归附,打通了与西部产马区的连接交通。然后按照这个战略,柴荣在随后三年时间里先后三次亲征南唐,尽夺其江北之地,大大加强了后周的实力。

  当然,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自唐晋以来,影响中原政权安全与稳定的最大威胁不在于周围的那些割据政权,而是北方那个擅废立,玩平衡的契丹王朝。王夫之为此有过一段议论:“周主(柴荣)南伐江南,劳师三载,菾亲三驾,履行阵,冒矢石,数十伐以数兵力,必得江北而后止。江北既献,无难席卷以渡江,而修好休兵,馈盐还俘,置之若忘。呜呼!此所以明于定纷乱之天下而得用兵之略也。盖周主之志,不在江南而在契丹也。当时中原之所急者,莫有大于契丹也。石敬瑭割地以使(契丹)为主于塞内,南向而俯临中夏,有建瓴之势……契丹不北走,十六州不南归,天下终可得而宁。”

  王夫之这段话还是很有见地的。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