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邢台九旬老兵讲述抗日故事

2015-9-1 16:35| 发布者: 大海| 查看: 1397| 评论: 0

摘要:   人物介绍   姓名:申二红   年龄:90岁   内丘县柳林镇柳林沟人,1943年参军,被编入秦基伟部34团,先后参加解放临城、内丘、柏乡、邢台、元氏战役。后在安阳编为刘伯承部第9纵队。   本报记者 刘晓燕  ...

  人物介绍>>>

  姓名:申二红

  年龄:90岁

  内丘县柳林镇柳林沟人,1943年参军,被编入秦基伟部34团,先后参加解放临城、内丘、柏乡、邢台、元氏战役。后在安阳编为刘伯承部第9纵队。

  本报记者 刘晓燕 文/图

  “戴着钢盔、穿着皮鞋,手里的刺刀沾满咱老百姓的血……”90岁的申二红,提起当年的战斗故事,思路十分清晰。他告诉记者,抗日战争时期,许多战友在战斗中牺牲了,正是因为他们的鲜血和付出,才换来了今天的和平,希望年轻人铭记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口述

  鬼子铁锹把儿猛敲我的头

  16岁那年,鬼子要在我们村南边的大杨庄盖炮楼,村里年轻的壮汉多数被抓走当劳工了,找不到年轻人,他们就让附近村子有点力气的老人、孩子去当苦力,每天天刚亮就要起床,带上馒头,去搬砖填泥砌墙。一天晚上点名,有个鬼子斜眼看了看我,嫌我干得太慢,就用铁锹把儿猛敲我的头,当时感觉头蒙了一下,回到家时头上已经起了老大一个包。

  1942年12月的一天,大哥起早去镇上买酸枣,三弟去山上拾柴火,我刚刚起床,三弟慌慌张张跑回来说:“鬼子来了,快跑。”我、三弟还有父亲,我们三个人就往村北的一个破庙里跑。中午的时候,有个老乡说鬼子在村里杀人了,我们害怕就往北边的崔家庄跑,第二天晌午听说鬼子走了,我们才回村。往村里走了半天,我们发现各家各户大白天都插着门,到家后看到母亲,我们终于放下了心。母亲说:“我刚跑出家门,鬼子就进了村,把各户都赶到街上,让大家跪在地上,把枪刀交出来的跪在一边,没枪没刀的在另一边,我把咱家打兔子的枪交出来逃过一劫,没枪没刀不说话的就使劲打,打死了1个人,毒打后枪杀了7个人……”

  好好的人,就这样被鬼子害死了。听了母亲的讲述,我恨透了鬼子,心想:不能让他们在家门口这么欺负人,得想办法把他们赶出去。

  我一枪打在鬼子的胸口

  1943年征兵,我参军成了临(城)内(丘)独立团的一员。刚当兵20天,我们接到战斗命令,要到临城打鬼子,新兵每人发两个手榴弹,连夜出发了。一路上,鬼子残害老百姓的场面一次次浮现在脑海里,越来越恨,我下了决心,要好好教训他们。赶过去的时候,从另一个地方赶去的部队已经早我们一步将鬼子制服,我看见小鬼子一个个俩手举着枪成了我们的俘虏。这次,我虽然没有亲手杀鬼子,手榴弹也没有派上用场,心里还是挺高兴。

  后来打内丘、柏乡、石家庄,破坏铁路,还在不少地方打过仗,记忆最深的是在寿阳跟鬼子对打那次,因为之前日本战俘教过我刺杀,那次战斗时我身上也带了刺刀。那天天挺黑,俩鬼子从背后冲过来,一个被战友打死了,另一个拿着刺刀向我后背刺过来,我一蹦躲了过去,我回手抽出刺刀刺过去,我年龄小不如鬼子劲儿大,鬼子一拨拉我的刺刀偏了,他猛的一砍,刀砍到我的子弹带上,我回手,他又一拨拉我的刺刀又偏了,他又进攻,这次刺穿了我腋下的衣服,我心想不能恋战,随手抽出手枪,朝他胸脯射击,他倒在了地上。

  延伸阅读

  1940年8月,邢地军民参加“百团大战”第一阶段破袭战。八路军不断向平汉路大举破击,将鸭鸽营至古鲁营之间铁路破坏3里许,将冯村以北铁路破坏一段,收电线千余斤。21日晨攻克镇内车站。临城县组织县独立营、自卫队、民兵等3000多人,配合八路军正规部队,进行大规模破击战。任县组织游击队、民兵和群众1000多人参加破路大军,中断敌人运输。临清县对临清通往王官庄、威县和南宫的3条公路进行破袭。隆平、尧山抗日军民对平汉路内邱至鸭鸽营段铁路连续破击5天。中共邢西县自卫队2万多人,配合八路军平汉纵队,将邢台城严密封锁,把北至官庄,南至沙河的铁路、电线大部拆毁,拆毁日军修筑的封锁沟和大部分公路、桥梁,使日军交通、通讯断绝。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