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献血状元张瑞娟带动全家签署眼角膜捐献志愿书

2016-1-30 09:11| 发布者: 大海| 查看: 1657| 评论: 0

摘要:   “我想播撒光明的种子”   一家四口,三个人都义务献血,还签了角膜捐献志愿书。   顾城在《一代人》中写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光明,对健康的人来说,正在拥有;对角膜病变失明的患 ...

  “我想播撒光明的种子”

  一家四口,三个人都义务献血,还签了角膜捐献志愿书。

  顾城在《一代人》中写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光明,对健康的人来说,正在拥有;对角膜病变失明的患者来说,却是等待。

  来自河北省眼科医院和市红十字会的消息,本市平均每年有100人失明,这些患者绝大多数可以通过角膜移植重见光明。而邢台市700多万人口,只有600余名市民自愿签署眼角膜捐献志愿书。

  愿意捐献的人很少,但已有40余人实现了角膜捐献,成功使90多人重见光明。正因为有了角膜捐献志愿者,这些患者未来的世界才会更“睛”彩。

  那么,他们为什么想捐眼角膜?记者日前对话献血状元张瑞娟,听她讲述不仅自己要捐眼角膜,还劝说家人一起捐献的故事。

  人物档案

  张瑞娟,53岁,是市国棉厂的一名普通下岗职工。1995年10月开始义务献血,20多年间,献血从未间断,帮助100多人恢复健康。是全市“献血状元”,多次获得全国无偿献血金质奖章。2015年7月至今,应聘到本市一家饭店当服务员。

  不能错过最后的奉献机会

  记者:你是献血状元,可是怎么想起捐献眼角膜的?

  张瑞娟:这些年献血救人,我感觉很光荣,也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把眼角膜捐出去,让别人重见光明,是我对社会最后的奉献。

  小时候,同学的哥哥出车祸,因为输血不及时离开了人世,这事叫我终身难忘,头脑里那时候已经形成了“献血能救人”的概念。1995年10月,市里组织各单位义务献血,我第一个报了名,从那以后,献血从未间断过,已经帮助一百多人恢复健康,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儿,每每想到此,我献血的动力更足了。

  记得那是2003年的冬天,早上特别冷,路面冻得硬邦邦,有的地方还结了冰。马路边一个盲人,用木棍边走边探测,看着挺小心,还是走偏了方向,被台阶绊了一脚,嘴角很快就流血了。看到那一幕,我心里挺难受。后来认识了盲人按摩的张成,知道了如果当初有合适的角膜,他的眼睛或许就能重现光明。再后来,在电视上也看到捐献角膜的事儿,心里就有了也捐献角膜的想法。

  记者:想去捐角膜,家里人同意吗?

  张瑞娟:跟他们一说,家里人没一个支持我。我想了想,先从老公开始动员,他要是不同意,我肯定捐不了。

  接下来的时间,隔三岔五,我就会提出这事儿。茶余饭后,我会自言自语:我这眼膜要是能捐出去,另一个人就能看见光明,其实就等于我在看;电视上有报道,我会跟老公说:人死了啥也没了,看人家多明智;看报纸上有报道,我就说:你看,又有个人捐眼膜了。老公刚开始沉默不语,后来也默许了我的想法。

  劝家人一起 捐献眼角膜

  记者:你的家人是怎样支持你的?

  张瑞娟:我老公这人挺好,这么多年了,我做什么他都支持,不但支持我,还跟我一起去做。2005年春天,我们两个一起去眼科医院签署了眼角膜捐献志愿书。

  签志愿书时,要留两个联系人的联系方式,我们两个互相留了对方的电话,另一个留的是大女儿的电话。其实,捐角膜这事儿,女儿起初是不同意的,我跟他爸说的多了,她也就不说什么了。我们俩签志愿书的时候,还告诉她,填联系方式都会填她的,将来也需要她去完成我们的心愿。

  大概是2009年,眼库通知我去参加活动,正在上大学的女儿正好放假在家,也跟着去了,活动结束时,女儿提出也要签眼角膜捐献志愿书。说实话,女儿说出这话时,我心里挺感动,也挺不是滋味,毕竟年龄还小,但转念一想,她做的是一件好事。

  记者:知道你签署了眼角膜捐献志愿书,父母理解吗?

  张瑞娟:母亲岁数大了,听我亲口说出这事时,好几天不跟我说话,背地里抹眼泪,其实我心里清楚,她这是心疼闺女。我也是劝她,给她做工作,打那之后,再也不提这事儿了。

  父亲几年前就不在了,直到最后也不知道我想捐角膜的事。我跟父亲的感情特别好,不告诉他也是为了他身体考虑,后来父亲离世,就更没机会告诉他了。不过,父亲从小教育我,要多为社会做奉献,捐献眼角膜是好事,我想,父亲会理解支持我的。

  打破传统观念 愿留光明在人间

  记者: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等传统观念的约束,有的志愿者前期签订了角膜捐献志愿书,最后关头却打了“退堂鼓”,你会这样吗?

  张瑞娟:我第一次献血,有人说会伤元气,我献了400亳升,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舒服,这么多年坚持献血,还是有人劝我别献了,说献血对身体不好,可我不这么认为。今年53岁了,眼不花,耳不聋,身体棒着呢,每次去医院体检,啥毛病也没有。所以,我们应该打破一些传统观念的约束。

  既然签订了角膜捐献志愿书,到时候就必须得捐,人要讲诚信,既然承诺了,就一定要做到。不仅要捐眼角膜,我最近还跟老公商量捐献遗体的事儿。

  记者:这么做,是为了出名吗?

  张瑞娟:我没想那么多,那次当选感动河北人物就挺意外了,我觉得自己一个下岗职工,怎么可能选上呢,怎么可能出名呢。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用自己可再生的血液挽救着不可重来的生命,等我即将走到生命尽头时,我想捐献眼角膜,播撒光明的种子,让我明亮的眼晴,拥有永恒的生命,那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