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村民亲历:忆说燕张葛战斗

2016-4-1 09:40| 发布者: 沙丘纵横| 查看: 1644| 评论: 0|来自: 沙丘纵横博客

摘要: 村民亲历者忆说燕张葛战斗燕凤栖 记录整理1939年1月,日军越过平汉铁路,占领了曲周、鸡泽、平乡县城以后,继续向东逼进,冀南抗日根据地受到严重威胁。2月1日,129师补充团在我村(当时叫燕张葛)英勇阻击日军东侵 ...

村民亲历者

忆说燕张葛战斗

 燕凤栖 记录整理

1939年1月,日军越过平汉铁路,占领了曲周、鸡泽、平乡县城以后,继续向东逼进,冀南抗日根据地受到严重威胁。2月1日,129师补充团在我村(当时叫燕张葛)英勇阻击日军东侵,其截击战斗的经过,我村和邻村的村民家喻户晓。

2010年12月15日,我和村委会主任宋保民访谈了目击这场阻击战的13位老人。下面是他们的口述纪录:

燕玉玺(91岁)、燕张氏(92岁):那一年腊月十三(1939年2月1日)上午,我去古城营赶集,刚到集上,日本鬼子在古城营村西打了几炮,连响了几声后,集就炸了。我心里总是不安稳,没买什么东西就赶快离开古城营,往家赶。一出村,看到鬼子的汽车在后旧店村西,胡乱放炮,是在侦探八路军的动静。走了没多大功夫,往东一看,马房营村南咱们的部队正朝西咱村行动。这时侯,鬼子的汽车开始往西跑,荡起一溜烟象旋风一样。回到家吃了口饭,哥哥就催着我套车送粪。他活紧,脾气躁,上午装了车,不送到地里他着急,我二人赶着牛车刚出村,就看到八路军顺着旧店大路往咱村跑步前进。往西一看,嗬!日军的汽车已经到了淤疃村边,正朝东北开,八路军就是截他们的。我们还没到地里,赶忙把粪卸在了道上,打着牛就往家赶。进了村,八路军正顺着大街从东往西冲。一个军官光着膀子,挥着手枪大声喊,快!冲啊!对着我们高喊,老乡们,快回家吧,要打仗了!我俩回到家,刚把牛卸下来,外边就开炮了。八路军就在村西北寨壕里,一门炮在村东北关家坟地里;鬼子呢,在北边刘家坟地,呈三角形,约有半里多地。枪声、炮声像下雨一样,稀里哗啦,不分个儿,我和哥哥在牛棚里躲着。

天快黑了,枪炮声停了下来。离我家不远就是北寨壕,没有一点遮挡。我走到那里一看,寨壕里死了不少八路军,像谷个子一样,什么姿态的都有,那个情景吓得我不敢近看,现在想起来还害怕。炮弹把壕的南坡炸得坑坑洼洼。顺着寨壕往西走,没多远就是李家坟地,坟地里也死了二十来个八路军。往北不远是刘家坟,坟地长着不少柏树。日军的十辆汽车就停在这里,当时日军还没从车上下来,八路军就开炮了,连续几发炮弹落在车上,把鬼子炸死了不少。村里的人说八路军的炮打得真准,可惜就是炮弹太少了。日军吃了大亏,把我们八路军的炮恨透了,就集中炮火向关家坟地猛轰。后来,日本又调来两辆汽车,火力比八路军大得多,就这样日本也死了一百多人。八路军后边部队还没赶到,天就黑了,后边部队要是赶过来,鬼子一个也跑不了。

趁着月光,我又到了村东沙岗的树行里,树行子里满是八路军伏兵挖的工事。沙岗最东边,桂子房家杏树行东半坡,留下一片带血的纱布,看来是八路军的战地医院。八路军正规得很,他们在咱村来回过了两趟,有的人挂了彩走不动,几步就到老百姓家里,躲个活命,他们就是不去,宁可死在街上,也不连累老百姓,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部队。后来,村民说起话来都替他们婉惜,怎么这么大的规矩呢?最后我又跑到关家坟地,这里是八路军的炮阵地。日军集中炮火打关家坟阵地,把坟地里一棵大榆树炸折了,一个碗口粗的树杈落下来,砸在炮手的头顶上,炮手牺牲了,要不是炮手牺牲,恐怕鬼子一辆汽车也剩不下。

燕尊明(81岁):农历腊月十三打仗以前的十来天。八路军就开过来了,咱村西头住了一百多人。他们买老百姓的小米、红薯、吃煮饭。一天上午,在村西北角住的李黑五(小名)见一个八路军战士,四十多岁,打仗伤了一只眼,脱下棉袄逮虱子。就上前问那个战士:

“你们一个月挣多少钱?”

“不挣一文钱。”那战士回答。黑五更纳闷了:

“那你们图啥呀?这么受罪,还不如回家种地哩!”

那战士的脸色不好看,穿上棉袄走了。不大功夫,一个当官的提着盒子枪找到李黑五,说,你他妈的扰乱军心,该枪毙你。吓得黑五拔腿跑了,一连好几天不敢回家,这个事在村里落了个笑话。这支队伍在咱村住了四五天就走了,八路军就象会算一样,知道鬼子早晚要从这里路过。没过几天,还是这支部队,就在黑五房后的寨壕里截击的鬼子。打仗那天,我躲在家里不敢出来,擦黑儿,枪不响了。我到街上去看动静,一看十来个日本鬼子,正往东追八路军,八路军大部分已到街东头,后边的几个边走边停,不时的还击,像是逗着鬼子追,他们不往夥道里拐,也不往老百姓家里去,鬼子是试探着追。当时村里的不少人都出来了,眼看着一个受伤的八路军,被鬼子追上砍死了。咱村的人干着急,八路军就是不往家里躲。追到街东头,鬼子见咱村东是树行子,天也快黑了,没再追,就往西撤走了。

燕荣臣:那一年我十岁,我家离街很近,枪声一停,我就出去了,南边是官屋。官屋前边一个八路军挂了彩,年龄二十岁出头,跑不动了,鬼子追上了他,用小锛把他砍死了。往东不远,就在燕贵生门前,也死了一个八路军。这一伙日本鬼子追到街东头,天就黑上来了,一看东边树林子密不见天,黑洞洞的看不到头,不敢进去,立马就返回去了。树行子里就是八路军,就等着日本进去哩。说起打仗,也真把人吓死。打了一下午,藏在哪里也不严实,炮声响的像打雷一样,声音分不清个。村西头的几个妇女胆小,躲在麻小娘家里。一发炮弹落在房顶上,把房顶砸透了,落到了屋地上,麻小娘抱住炮弹说,这是铜,能换蚕豆,几个邻居急忙夺过炮弹扔到院里,幸亏是个哑弹,他们几个命大。这一仗把村北边树毁得可不轻,大小树没剩一棵完整的,村后那一排北屋后墙打得像麻子一样。

宋玉珍、关新全、桂云鹏、李银柱等人:那天夜里,咱村阴森森的。八路军留后人员委托桂永祥—他是村长,组织村民掩埋烈士的遗体。村民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村西头的抬遗体到东南沙岗上掩埋。那时候是单干户,都不愿埋在自己地里。东南沙岗离村远,四周是洼地,下雨就存水。十冬腊月,地冻得挖不动,人们在那一大片岗子上,见哪里有现成的沟壕,或挖浅坑顺势就埋。就这样忙了半夜,才把遗体清理完;东头的把遗体抬到村东三官庙前,三官庙前边挖了个大坑,尸首就埋在那儿啦。第二天,五、六个八路军骑着马又来了,让咱村把三官庙前的坑挖开,一个个抬出来,撕开衣领子检验,挑出四十多个尸体。据说挑的是有衔的和老红军,也有的说是在编的八路军战士,当即让桂永祥找来三辆大车,把这四十多个遗体送到威县第什营。剩下的尸体村民又转埋到村东南沙岗上。

解放以后哇,外地曾有家属来这里找自己的亲人,在村民指引下,随便起走个遗骨,就当是自己的亲人。象这样找亲人遗骨的事,大概有七、八起。听说来的人都不太远,是邱县东目寨、馆陶一带的人。以后几十年里,象1956年、1963年上大水,一淹就是两三年大水才能干,地形变化太大了。听说你们七、八人挖烈士遗骨,没找着。那一片地少说得有三四十亩,那么大一片,怎么好找呢?

咱村这一仗,十辆汽车和没打死鬼子的是跑了,俗话说,他脱了初一,脱不了十五哇。过了整十天,也就是腊月二十四(2月12日),386旅在香城固把这伙日本鬼子给包圆啦,一个也没剩。香城固打鬼子那天,咱村都听见炮声啦。打仗的第二年二月十九(农历),菩萨生日那天,咱村打了一场菩萨醮,祈祷菩萨保佑八路军多打胜仗,为那些烈士超度。

访谈中,对找不到村东南沙岗上70多位烈士的遗骨,13位老人都深感遗憾。

 

相关链接  以上是2010年村民目击“燕张葛战斗”的记忆口述。2016年3月,广宗县人民政府在南张葛村西重树了一通“燕张葛战斗纪念碑”,背阴隽刻的《燕张葛战斗》,是当年率领386旅补充团参谋长高厚良的作战纪录,它向世人昭示着这次截击日军战斗的经过。然而,纪念碑的树立经历了曲折的过程。

村民忆述,燕张葛战斗的地点是在燕张葛村北侧;70多名烈士的尸体掩埋在村东南沙岗子上,在当时的环境下,由于没聚坟头,以致后来难以寻找。但是,村民对烈士怀有深厚的感情,寻找并正式安葬烈士的尸骨、修墓立碑,一直是村民的夙愿和不懈努力。下面将一些重要活动和相关情况列下:

△    2008年,冯家寨乡民政助理员王玉宝兼任南张葛村党支部书记,他向县民政局反映该村为烈士立碑的请求,终因烈士尸骨没有封土,没有实现。

△    2008年春天,王玉宝带领燕凤栖、桂茂坤、关凤臣、燕玉柱等村民在沙岗上寻找烈士尸骨,挖了两天,无果。

△    20104月,马房营村树立了一通“马房营战斗纪念碑”,内容是燕张葛战斗的过程。

△    20105月,团县委出版了《可爱的广宗》,书中在“抗战事略”一章,又列“马房营战斗”。

在南张葛村,多少年来,村民谈论、传讲的战斗见闻和故事,是街头村民自然集结点上一个经常的话题,家喻户晓。《可爱的广宗》把世人皆知的“南张葛战斗”肆无忌惮地写作“马房营战斗”,马房营村凭空聚坟、立“马房营战斗纪念碑”的行为,反映强烈。

△    20101110日,村民燕凤山平整沙岗时,发现了4具烈士尸骨及手枪挎带、铜卡、弹壳;村干部发现了1具,村委会装殓后暂厝村办公室。

△    20101215日,村委会主任宋保民和燕凤栖访谈亲历战斗的12位耄耋老人,将他们的口述记录为文字资料。

△    20101228日,村委会为目击战斗的12位老人和1名尸骨发现者,进行身份公证。他们是:燕荣臣 81岁,燕尊明 81岁,宋玉珍 82岁,燕玉玺 91 岁,关宝柱 81岁,宋贵和 84岁,李金秀 81岁,桂云鹏 85岁,李银柱83岁,关新全 83岁,燕尊兴 81岁,燕张氏 92岁,遗骨发现者燕凤山65岁。公证书号:(2010)广证民字第116号

△    2011年1月9日,南张葛村委会向县委、县政府呈送了《南张葛村民委员会维权说明》。缘于2010年12月20日,县政府网站发布了《团省委在马房营成立少先队实践教育基地》报道中称,陈赓、王新亭、许世友指挥了燕张葛伏击战,战斗中阵亡的烈士掩埋在马房营。《维权说明》有针对性地列了陈赓、王新亭、许世友2月1日以前的行止,作了说明:“燕张葛截击战时,386旅旅部早于10天前离开了马房营。所以与马房营没有任何关系。阵亡的烈士更没有掩埋在马房营。王新亭、许世友,771团未参加战斗。”幷请求尽快处理保存在村办公室内的烈士遗骨、遗物,申明维护对烈士遗骨的掩埋权和保护权。

△    2011119日,《燕赵都市报》头版刊发记者报道《70名抗日英烈遗骨撒荒野——村民呼吁政府和爱心组织行动起来加强保护》。

△    村委会多次向有关部门请示对烈士遗骨的安葬意见。2011年1月20日,在上级有关部门的指令下,村委会又将烈士尸骨埋回原地。

△    20118月,燕凤栖赴河北省民政厅反映情况。

△    2011 月,村民宋玉江将烈士尸骨遗葬沙岗和马房营混淆历史事实,聚坟树“马房营战斗纪念碑的情况上访县、乡有关部门。

△    201112月,《中国共产党广宗县历史·第一卷》出版,书中称这次战斗“激战于马房营、燕张葛”,“截击该股敌人于马房营、南张葛一带。”

△    201210月,县民政局拨款,由村委会购买棺材,镌刻“抗日阵亡烈士纪念碑”。 燕凤栖献出自家6分地,作为烈士墓地。

△    20159月,邱县县志主编杨凤奎向燕凤栖提供了高厚良的文章《燕张葛战斗》。11月,村委会在网上花615元,高价购得载有高厚良燕张葛战斗记录的《抗日烽火岁月》一书。

△    201632日,燕凤栖、燕尊荣去南宫冀南烈士陵园查询“燕张葛战斗”烈士安葬地线索。

△    2016 3月,村委会和村民在正义感的驱使下,决心有针对性地树立燕张葛战斗纪念碑,得到县民政局的专项资金支持。(碑阳题词“燕张葛战斗纪念碑”取代原“燕南截击战抗日阵亡烈士纪念碑”;碑阴隽刻高厚良《燕张葛战斗》取代原“燕南截击战简介”);新增“燕张葛战斗烈士墓”碑。

编辑: 燕凤栖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