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孙福麟生平

2016-4-28 14:22| 发布者: 大海| 查看: 839| 评论: 0

摘要: 前言:从崞县撤下来,还没来得及整训,430团就奉急命赶赴界河铺村阵地,加紧构筑强固工事,参加了忻口战役阻击日寇的全过程。【中央社太原十八日电】前方电讯:忻口前方正面十八日上午敌炮兵向我界河铺阵地轰击甚烈 ...

        前言:从崞县撤下来,还没来得及整训,430团就奉急命赶赴界河铺村阵地,加紧构筑强固工事,参加了忻口战役阻击日寇的全过程。【中央社太原十八日电】前方电讯:忻口前方正面十八日上午敌炮兵向我界河铺阵地轰击甚烈,左翼永兴村一带敌坦克车甚活耀,我军各路配备益型严整,阵地坚固,对犯之敌迎头痛击,敌受挫未敢前进,迄午仍在相持中。(自1937年10月19日大公报)。“--该团在忻口村北五里之界河铺村北阵地上,与疯狂的侵略者展开惨烈的拉锯战。在十几天的血战中,全团官兵以‘人在阵地在’的坚强意志和壮烈牺牲精神,死守阵地,英勇冲杀,誓死与阵地共存亡。当我军主动撤出忻口战场时,该四三零团只剩下团长马凤岗一个官和数十名士兵。……”而该团全体官兵有如此为国捐躯的牺牲精神,与前任团长孙福麟平素对官兵热爱祖国的教育是分不开的。一文作者舞美舞佳)(自孙福麟-百度百科)

      (孙福麟(1899--1968)中将。字锐周,河北青县人,生于 1899年2月10日。陆军大学特别班第1期毕业。1932年3月任晋绥军军事整理委员会教育科长,1933年4月任第70师215旅430团团长,抗战爆发后参加忻口会战,1939年任第83军206旅少将旅长,1940年8月任第83军66师师长,1941年3月第83军军长,1946年1月部队缩编任第43军副军长兼太原警备司令,1947年夏任山西省保安司令部副司令,1948年11月任第10兵团中将副司令官,12月调任第15兵团副司令官、代司令,1949年4月24日在太原战役中被俘。1952年获释,1968年9月23日去世。)

  1949年4月24日太原终于解放了。曾任第八十三军军长的孙福麟被俘,当时他是第十五兵团司令官。1968年因病去世。他的一生反映了生存在旧时代的一个“与世浮沉,风云荣辱,功罪是非,泾渭分明”的人所走过的道路,留下来的是一处历史缩影。

  孙福麟,字:锐周,父:孙东瑞。1899年岁次农历乙亥,清光绪二十五年正月初一,出生在直隶(今河北)省李家镇一个农民家里。第二年就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俄、日、英、法、德、美、意、奥组成的八国联军“入侵我国攻陷津京”的国耻事件。列强仗势欺诈腐败愚昧的清政府,要挟割地赔款,指定地区强行“租界”,内忧外患,民不聊生。

  1906年,孙已满七周岁。时值清政府废除科举,兴办学堂,全国提倡学习新知识的风气也在盛行,孙入小学就读。

  1913年,是辛亥革命推翻清廷成立中华民国第二年,孙在青县高小毕业,就在那一年他结了婚。由于时代潮流和当地风尚的影响,孙自幼爱好武术,羡慕军营生活,在小学时常到驻地学校附近文庙里的一个军营里去玩,并与那里的官兵混的很熟,高校毕业后也经常前往,其向往军旅生活的意识,更是与日俱增。

  1915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第二年,风云变幻的阴霾,人心思动的蜂起,时时冲击着孙的思潮。一次,有位连长对孙说:“北京正在招考士官生”,孙乃决议前往应考,但其父母因只有他这一个儿子,不肯让他离开身边。他百般哀求二老,终于只身到了北京,结果考入当时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袁世凯创办的“混成模范团”第二期步科,从此开始学习军事知识,投入他所羡慕的军营生活。

  是年12月,袁世凯改中华民国位中华帝国,自称帝国皇帝。消息传出,立即遭到全国声讨。第二年6月,袁世凯忧惧而死而孙所在的混成模范团,即被当时担任国务总理的皖系军阀段祺瑞所掌握。段曾留学德国学习军事,协助袁世凯创办北洋军,他对混成教育模范团的要求,即高且严,这对孙福麟日后对上级“绝对服从”的养成,有很大影响。

  1917年,孙在混成模范团毕业后,被分配到陆军第九师三十四团十二连担任中尉排长,这时孙已满18周岁,。经过两年多的学习,不仅学到军事知识,其文化程度也大大提高了,尤其是身体、意志都得到了锻炼。

  同年8月间,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因段祺瑞在重新担任国务总理后,拒绝恢复国会和约法,在广州发动了护法运动,号召全国海陆军起来反段,段派军南下抗击护法军。孙福麟所在部队于第二年开往福建莆田一带,协助该省督办李厚基抵抗护法军。在这之前,孙福麟已升任连长了。不久,护法运动失败,而孙福麟所在部队,就进入较长期的训练阶段。在此后三四年里,孙所在部队曾开往山东作战,那是直、奉、皖系军阀为争夺地盘的混战年代。后来,孙福麟所在部队就在保定一带驻扎下来。

  1924年9月间,又爆发了直奉两军混战,正当直军向退往关外的奉军进击的紧要关头,直军第三路军总指挥冯玉祥于10月倒戈,回师北京,把用贿选取得临时大总统的曹锟囚禁起来,史称之为“北京政变”。之后,冯玉祥组织国民军将孙福麟所在的混成旅编为国民第三军,其旅长孙岳任军长,将原旅的第一团扩编第一混成旅,原团长徐永昌升任旅长,孙福麟升任该旅第二团一营营长。

  1926年,第一混成旅扩编为国民第三军第一师,旅长徐永昌升任师长,孙福麟升任该师第二团上校团长。是年孙年满27周岁,体格魁伟、仪表堂堂,举止潇洒儒雅,加之写得一笔好字,又会唱入时的京剧二黄,深为人们所羡慕,称他是多才多艺的年轻团长。

  同年二三月间,原由冯玉祥国民军在年前赶跑的直隶省督军奉系军阀李景林与山东省督军奉系军阀张宗昌,组成“直鲁联军”出兵山东,向占领直隶省的国民第三军进攻。双方在德州一带展开激战,当时孙福麟团驻防小站一带,随即开赴前线参战。正在这时,直系军阀吴佩孚,率军从湖北卷土重来,对国民军侧背造成很大威胁,国民军总司令冯玉祥被迫下野去了苏联,其所属军师高级将领,即与直军和直鲁联军开始议和,并撤出许多地方,把部队撤向京西南大兴、长兴店以北地带。

  同年7月,因议和决裂,遂又爆发了“南口战争”,双方在南口山岳地带展开激战,国民军受到两军夹攻及内部分裂,遭受严重损失。与此同时向察哈尔(今河北)省之蔚县进军的孙福麟团,遭受阎锡山晋军的王思敬步兵营和张万顺手榴弹营的猛烈抵抗,也受到不小损失。至此,国民军全线崩溃,其第一、第二、第三军残部,撤向绥西(呼和浩特市以西)的包头、五原、临河一带休整,而孙福麟所在的国民第三军第一师撤到了包头。

  由于连年混战,国民军官兵伤亡和逃散了很多,元气大伤每况愈下。且因失掉原占有的地盘,粮饷已无从筹措,而所使用的“西北银行”钞票,越来越贬值的不顶用,官兵生活极其困苦,人心慌惑不安。孙乃脱离部队,到了后任绥远省都统的傅炳臣旧相识那里,担任参议。

  同年9月冯玉祥从苏联回到绥西五原,举行了“五原誓师”,开始向西北进军。在这之前,冯玉祥曾秘密电召国民第三军第一师师长徐永昌率军开往五原。当时第三军军长孙岳在南京养病,委徐代理军长,徐乃复电冯玉祥说:“我没钱,开拔不动,从此以后,要在包头开垦。”则按兵不动。

  1927年2月,徐永昌以山西同乡情谊,托阎锡山下属炮兵司令周玳引荐,在太原晋见阎锡山,阎对徐优礼厚赠。4月间,徐率部进驻山西汾阳。阎承诺保留原国民第三军的名义,每月拨给四万元军资。在这之前,孙福麟经旧相识杜堃介绍,到了陆军第五师二十七团(团长王靖国)那里任少校营长。

  国民革命军在取得北伐成功之后,蒋介石于1928年在北平成立了陆军大学特别班,蒋自兼校长,对已任过团长等军官进行补课学习,孙福麟前往学习了一年后被调任第十五军二旅二团上校团长(主官丰玉玺)。

  1030年夏,阎锡山联合冯玉祥反蒋介石,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中原大战”或称“蒋阎冯大战”。孙福麟所在部队开往山东济南、大汶口一带参战,阎冯以优势兵力跨过黄河向南进击,双方在山东、河南、湖北等广大地区展开激烈战斗,蒋军节节败退已呈不支之势。后蒋军转败为胜,阎冯军大败而逃,孙福麟团在罗口桥被围缴械,孙趁大雾逃脱,经青岛、天津回到北平,在家中住了不几天,就又回到山西。

  是年冬,阎锡山下野,化装逃往大连。蒋介石委张学良对晋绥军进行大编遣,将17个军裁减为5个,孙福麟乃离开部队,到太原绥靖公署担任上校参谋。

  1931年8月,阎锡山由大连潜回山西他的老家五台,暗中指示编遣后的第三十四军军长杨爱源,组成“晋绥军整理委员会”,委杨爱源为主任委员,杨调孙福麟担任该委员会教育科长。

  1933年,孙福麟调任第三十四军七十师二一五旅四三0团上校团长。孙率所部驻防绥西五原一带,从事休整训练。约在1935,孙曾到庐山受训三个月。之后,孙随部队在雁门关一带构筑国防工事。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孙福麟团编入第十九军序列,军长是新任的原七十师师长王靖国,全军在大同至雁门关一带布防。未几,日军从河北省蔚县乘虚而入,突破山西广灵守军第七十三师防线,向平型关进犯。阎锡山被迫放弃大同会战计划,急电第十九军集结崞县“依城野战”,阻击日军南下。该军立脚未稳,即与日军在崞县城内外展开激烈战斗,孙福麟受轻伤。在该军放弃崞县城转进到忻口战场时,孙福林已升任第二零六旅少将旅长。该旅属第六十六师杜春沂所辖,是阎锡山警卫部队。该团在忻口村北五里之界河铺村北阵地上,与疯狂的侵略者展开惨烈的拉锯战。在十几天的血战中,全团官兵以“人在阵地在”的坚强意志和壮烈牺牲精神,死守阵地,英勇冲杀,誓死与阵地共存亡。当我军主动撤出忻口战场时,该四三零团只剩下团长马凤岗一个官和数十名士兵。而该团全体官兵有如此为国捐躯的牺牲精神,与前任团长孙福麟平素对官兵热爱祖国的教育是分不开的。

  1938年3月,日军在攻陷晋南重镇临汾城之后,纠集步炮联合兵力一万五千余,分三路向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部所在地——晋西吉县地区进攻,妄图一举摧垮晋绥军指挥系统,彻底消灭晋绥军。在十分紧急的情况下,孙福麟奉命率全旅三个团,分别从桑峨、窑头一带,火速向人祖山进发,遂与凶悍敌人在人祖山展开争夺制高点的激烈战斗。经两昼夜的血战,击退敌人多次凶狠的冲锋,毙伤敌人甚众,堵截住敌人前进,使长官部人员及物资,赖以安全西渡黄河入陕。

  1939年9月,日军步炮联合千余,并附伪军一部,由晋南向晋西吉县地区进攻,孙福麟所属三个团,在吉县以南三十余里的三堠布防。三堠位居乡宁至吉县之间是交通要道的分水岭,是吉县的门户,守住三堠至关重要。该旅在接到命令后官兵们摩拳擦掌严阵以待,誓死歼灭来犯之敌。是夜,敌之先头部队进入该三四一团伏击圈,敌猝不及防,仓皇失措,死伤枕籍,敌之后续部队妄图冲破我守军阵地,集中火器兵力,发起几次冲锋,均被我官兵击退。残敌不得不狼狈退去。是役,因该旅布置周密得当,歼敌众多,只伤亡了少数官兵。消息传出,晋西军民为之欢欣鼓舞,老百姓奔走相告:“‘虎头军’打的就是好。”“虎头军”的叫法是因为八十三军的臂章上是个“全”字,以“全”暗示为八十三,而当地老百姓以老虎头上有“王”字的形象就把该军臂章上的“全”认同虎头的“王”,称该军为“虎头军”。

  孙福麟因这次战功升任第六十六师中将师长。

  1940年初,第八十三军军长杜春沂调任山西省晋绥公署参谋长,其遗缺不久就由孙福麟接任。孙任军长后,兼任住吉县的建军会委员,其军部驻防乡宁石碣村,直到1945年日军无条件投降。1946年初,孙福麟兼任太原警备司令。随后又调任山西省保安副司令,但仍负太原警备司令部工作。

  1949年初,原任第十五兵团司令的王靖国,改任太原守备司令兵团司令一职,由孙福麟接任。不过,这时的太原已四面楚歌,阎军已没有多少部队了,所谓兵团司令,只不过是徒有虚名的头衔而已。

  1949年4月24日,太原解放,孙福麟被俘。之后,与被俘的阎军团级以上人员乘汽车到达河北省永年县城内的华北军区军官教导团将校大队学习,孙在学习期间很乐观,还带头参加文艺演出。

  1952年,孙福麟遣返原籍自谋生活,这是太原被解放的高级将领多人中,最早获得回家的惟一者。这不仅说明党和政府对被俘人员的政策是区别对待的,也说明孙福麟本人行为“民忿不大”。回老家后,他一切从头做起,先学种地,又学养鸡、鸭、羊,后年事已高,便开一间小理发店,服务周到,价格便宜很受乡亲们的欢迎。

  1986年6月间,原晋绥军第十九军军长史泽波,在河北省泊头市张旺屯他的家中对笔者说:“孙福麟很重视品德操行的修养,他正直开朗,平易近人,举止大方,言谈庄重;对上级绝对服从,对同级和友军则友好协作;对下级同甘共苦,凡要求下级做到的,皆率先以身作则;在用人上选贤任能,破格升用,又有经济公开和解囊助人的好做风。所以,打起仗来,他的下级无不用命。”

  史泽波老人还对笔者说:“太原解放前夕,孙福麟忽然到我家与我下棋,一盘未终便告辞而去,我见他来去匆匆,似有话不能出口,有什么要事专门前来予以暗示,我便躲藏起来。事后才知道,孙福麟走了不久,阎锡山的特务头子梁化之就派人来暗杀我,结果扑了个空。这事也足以说明孙福麟的为人了。”

  孙福麟一生大部分是在军旅度过,从低级军官发展成长为高级将领,位至中将。他恶酒色,厌烟赌,喜读书,外无长财,内无盈钱,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特别是在抗日战争中,他率部与日寇浴血奋战,多次沉重打击日寇,表现出了中国军人在外敌入侵时可贵的爱国情怀和民族气节。

  1968年9月23日,因患癌症去世,终年69岁。

      (本文来自新浪楚云飞马的博客系列文章)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